汗水的印記 高雄的勞工常設展-勞工藝術創作區換展囉!歡迎進館參觀~5/16(三)青春校園場(中山大學)-只要我長大-播映地點由演藝廳改為社科小劇場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英國 > 蘇格蘭愛丁堡

「人民故事博物館」位於愛丁堡以佈滿歷史建築而聞名的「皇家哩」(Royal Mile)路底。1989年7月14日,人民故事博物館由工黨國會議員以及蘇格蘭總工會秘書長(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Scottish Trades Union Congress)聯合主持開幕儀式。終於,在這個以歷史文化資產豐富、擁有許多博物館而聞名的美麗都市裡,有了第一個呈現勞動大眾的歷史的博物館。

「人民故事」講的是從十八世紀以來,蘇格蘭首都平民大眾的生活、工作與休閒。運用聲音、視覺、嗅覺與影像所帶來的娛樂效果--一個監獄的小囚房、改革遊行、桶匠的工作坊、布商的切刀、賣魚婦、裝訂商的工作坊、僱工、有軌電車的女車掌、1940年代的廚房、蒸汽、酒吧、茶室。這裡有許多故事都是由在愛丁堡工業、貿易與服務業工作的人口述,他們描述工作條件的變遷、如何對抗失業的鬥爭、早期組織工會的奮鬥、改善健康的努力,以及人民如何組織他們的休閒生活。

走進人民的故事

走進人民故事博物館這棟近五百年歷史的建築物,在迴盪著蘇格蘭民謠的歷史空間裡,參觀者穿越一個個小小的展覽空間,看到許多以實體雕像呈現之真實的歷史片段,感受愛丁堡人民的故事。

從一樓開始,故事從十八世紀末,整個社會因為政治改革運動、住屋問題與新法令的實施而異常騷動。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一些歷史檔案與文件,以及用實體雕像,呈現當時的工人家庭的面貌。在通往二樓樓梯間正對面,是一個狹小的監獄,十八世紀末政治改革運動者就被監禁在這樣的斗室中。

走上二樓,這裡有的是十九、二十世紀,愛丁堡工人的政治與勞動生活。首先,左側牆上與天花板垂掛的是,博物館典藏的各時期的工會旗幟。如同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也收藏工會旗幟。為數144幅的工會旗幟的保存工作,得到蘇格蘭博物館事務議會(Scottish Museum Council)的財務支持。

工會旗幟之外,各種政治徽章、文件、刊物、照片,呈現十八世紀以來,蘇格蘭社會主義者、勞工運動、合作社運動、婦女參政運動,乃至近代社會運動的歷史。

連結勞動大眾政治生活的是勞動生活。蘇格蘭主要產業的勞動生活,被一個個小櫥窗展示著,他們是印刷工、裝訂工、釀酒工、糕餅工、零售、旅館工作與家務勞動。從這些展覽中,我們可以看到不同行業工人的工作服、維生工具、工作紀錄、屬於行業工人的工會旗幟等等。他們企圖描述的,不是特定產業、產品或公司,而是勞動實踐的改變、工人受僱的模式。在各行各業的櫥窗均以圖呈現男女就業人數的消長,反應工業過程,女性在各行業的參與情形,以運輸工人為例,統計數字顯示,在1841年到1971年期間,一直要到1951年才第一次出現女性加入運輸業工作。

到三樓,第一個展覽室展示的是勞動大眾的住屋歷史,包括在沒水、沒有洗衣間的年代,婦女聚集在一起所使用的公共洗衣間。在這個小的展覽區的另一角,則呈現二戰期間人民的生活。這個展覽室另一個吸引人的東西是,從天花板垂掛下來的一大幅五彩繽紛的紡織旗幟。這幅旗幟由許多人共同完成,將人民故事博物館凝聚各行各業、不同群族的人民故事的精神,編織進這幅旗幟。同樣在這一層樓的另一個展示空間,則處理了健康、多元族群文化與勞工休閒活動等主題。用涵蓋一些歷史照片的簡單看板,這裡介紹十八世紀的勞工如何遭疾病侵襲,一直到二戰後英國公醫制的實施。不同族群的勞工的宗教生活與節慶活動,以各種小物件呈現在櫥窗裡。另有兩個展示櫥窗,裡面是在酒吧與茶室裡的勞動男女的實體雕像,還有有關足球運動等櫥窗,展示愛丁堡工人的休閒生活。

在四樓的小閣樓裡,一支二十分鐘的紀錄片,紀錄是四個愛丁堡人民的故事。他們分別是家庭主婦安妮、合作社工人貝蒂、泥水匠修,以及一度是共產黨人的印刷工吉米的口述歷史。工人的生命故事、一些歷史鏡頭、照片及音樂,交織成這部紀錄片裡的人民故事。

博物館的成立:為什麼要講「人民的故事」?

人民故事博物館的成立,可以追溯回1984年。當時,工黨第一次在愛丁堡取得政權。工黨當年的競選政見之一是,成立勞工與工會歷史博物館,他們提出,愛丁堡應該在擁有皇宮貴族與有錢人名人的歷史外,在一堆古老的教堂建築、藝術節、美麗大學、乃至蘇格蘭銀行的博物館之外,擁有一個講述人民大眾的故事的博物館。因為是勞動大眾讓這個城市得以運作,是勞工大眾的勞動生活,構成這個城市的面貌,但是這些常民歷史卻消失在歷史典籍中。因此,愛丁堡須要一個屬於人民大眾的博物館。

因此,這個博物館取名「人民故事」,其立館精神就是要讓人民用自己的話、用口述歷史、自傳與回憶錄,講述屬於人民自己的故事。這個博物館的目標是,讓地方的人民大眾感覺這是他們自己的博物館,講的是他們自己的故事,並且是一個許多人可以參與其中的博物館。

發動人民講故事:收集口述歷史

顯然的,這樣一個博物館沒有愛丁堡人民的參與絕對是做不起來的。跟皇宮貴族、商賈名人比起來,關於勞動大眾的工作經驗的歷史與各種物件本來就很少被收集,因此,人民故事博物館從籌備階段,就以口述歷史計畫,號召人民加入說故事的行列。這些口述歷史的累積,有的來自工會與公司推薦的受訪者,有些來自主動回應博物館這項號召的個人。

口述歷史提供人民故事博物館珍貴的一手資料,人們講出他們的生活經驗以及他們經歷的社會變遷。由於故事盡可能用人民自己的話講出來,這個博物館許多圖片、物件常直接引用受訪者的話來詮釋,這些一手歷史常比二手資料更打動人心。

此外,博物館也發動人民參與,請民眾決定他們想要自己如何在這個博物館中被呈現。比如,人民故事博物館曾舉辦好幾次聚會,將來自不同族群的、不同社區的代表聚在一起,討論這個博物館應如何處理種族主義、工作經驗與各族群的節慶活動等。透過這些聚會,不同族群的社區代表決定,博物館應該透過展示討論黑人的權利,同時要有一個部分呈現不同族裔的節慶活動,以展現不同種族的文化多樣性與差異性。

運用口述歷史的資料,博物館最後以蠟像再現特定個人的生命故事。在有關二十世紀的展覽裡,所有蠟像都從博物館在籌備期間大量訪問的受訪者中選出來的。十八、十九世紀的部分,則靠投入研究歷史檔案,選擇一些真實的人的故事來呈現。

是真實的人,而不是虛構的情節,構成一個個展覽櫥窗裡的故事。他們是1953年正要出發去工作的魚婦佩姬、1925年正在製作桶子的桶匠吉米、1969年在公共洗衣坊的愛索貝等等。每一個展示櫥窗,都伴隨著這些人物自傳式的描述。這些櫥窗非常大眾化,目的也在吸引兒童。所有博物館的展示,以照片、說明與引用人們的口述構成的解說,讓參觀者可以任意攫取他們想閱讀的部分。

成立「回憶團體」(reminiscence group)

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從籌備階段就非常有意識地要讓民眾參與。所為了讓人民參與這個博物館,人民故事博物館與「工人教育協會」(The Workers’ Educational Association)合作推動「記憶與物件計畫」(The Memories and Things’ Project)。這項計畫首先成立「回憶團體」(reminiscence group),目標之一是讓人民的「回憶」與博物館收集館藏品的過程結合起來,與人民一起來呈現這個城市的另一面歷史,也就是平民大眾的歷史。

「回憶團體」以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設定的一些主題分組。第一年,有一個小組每星期在博物館聚會一次,另外兩個小組則巡迴愛丁堡不同地區,與社區民眾一起回憶話舊。第二年開始,在第一年東奔西討的兩個社區回憶團體,也回到博物館,參加館內每星期的定期聚會。

每星期,這些小組討論一個特定的主題,像是「住屋」、「健康」、「食物」、「購物」、「習俗」、「家計預算」、「洗衣」、「失業」、「合作社」等等。通常一些能刺激大家討論的東西,像是剪報、照片,一些與特定主題相關的小物件,會被帶到討論團體,以鼓勵大家發言。進行這些討論為博物館取得很多可以用來解釋收藏品的有用資訊。特別在許多社會史物件是那樣平凡而不起眼的情況下,要不是靠回憶團體提供的資訊,很難讓這些小物件活起來。

這個博物館所展示的,因而不是由博物館展覽專員以他個人的專業意見,決定他要給大眾什麼,而是民眾到這個博物館,告訴館員,他們想要這博物館給的是什麼樣的展覽。

回憶團體的每一次討論都有錄音,錄音帶整理出來後,並會送給每一個參加者一份影本,讓他們將自己曾參與的討論建檔。有時,博物館會做一種問得很細的問卷,請回憶團體的成員填寫,然後要求他們帶到博物館來參與回憶團體,這通常有助於小組成員做更深入的回憶。許多團體成員會主動帶更多照片來參加討論,博物館對於參與者貢獻的照片,會製作一份備份還給照片原始擁有者。常常出現的一種情況是,回憶團體的成員從討論中發現,針對某個特定主題,博物館擁有的收藏品,有所不足,比如,怎麼博物館沒有合作社運動中很重要的一些小東西,像是合作社運動提倡使用的洗衣袋或便當盒等等,於是他們會跟著很焦慮,想要把這些不足彌補起來。

因為參與在其中,所以,這些人認為這是他們的博物館。他們除了參與回憶工作,加入尋找歷史的行列,也幫忙收集物件,在博物館建館後期,甚至協助博物館維護員整理、準備展覽用的物件。

另一方面,靠著完整整理的回憶團體聚會錄音帶,許多精采引言得以被摘錄出來,大量用在博物館的展覽說明看板上。這些討論內容的精華,也成為兩本書Friday Night Was Brasso Night及Kiss Me While My Lip are Tacky,以及兩本月曆與兩個旅遊展的主要內容。

在整理人民故事博物館建館經驗的一篇文章中,從一開始就參與其中的社會史保存專員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強調,「我們不應該只是搾取回憶團體成員的回憶,而要確保,他們在貢獻他們珍貴的回憶與參與博物館工作的同時,也得到一些回饋。」

在籌備階段,博物館也安排回憶團體跟設計及博物館維護員見面,他們因而看到一個新的博物館如何被大家一起創立出來,也從中了解展示內容與準備工作,如何被決定,乃至博物館如何設法解決各種問題等等。

回憶團體在對博物館有更多認識的過程,也被要求回答一些根本的問題:「什麼元素構成一個好博物館?」他們被帶去參觀訪問許多蘇格蘭的博物館,緊跟著這些拜訪的是,大家一起以批判性的眼光檢視他們在這些博物館所看到的東西。帶著這種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其它博物館,使回憶團體的成員之後在提供意見給人民故事博物館時,其意見也是極具批判性,並且有用的。

博物館裡,一個個以蠟像呈現的小故事,多經過回憶團體的成員來回討論。比如呈現在三樓的茶室與酒吧一隅,裡面的人物故事,時空背景、乃至要選擇那一個酒吧、茶室、酒杯茶具,展示裡的人物究竟支持那個足球隊、人物個性等等,整個劇情都經過回憶團體的成員詳盡地討論過。

又比如,三樓其中一個櫥窗裡,展示1941年,二戰期間,瑪利‧寇溫與她女兒在他們愛丁堡國宅的廚房裡。這個展示以回憶團體成員瑪利‧麥克其的口述歷史為基礎。櫥窗了展示的正是她的母親以及當年只有八歲的她。

回憶團體成員變博物館志工

當人民故事博物館開幕時,許多回憶團體的成員仍希望繼續參與這個博物館的運作,他們建議,他們可以站在展覽館,與拜訪者交談或傾聽參觀者的意見。事實上,這些展覽的設計本身,本來就是要刺激參觀者回憶他們的經歷,所以,如果展覽館裡有人可以傾聽參觀者的想法,那是最好不過的。因此,許多回憶團體的成員搖身一變成為博物館展館的志工。比如,瑪利‧麥克其就站在她的廚房前面,告訴參觀者,櫥窗裡展示的是她母親與八歲的她。如今,她是如此自豪於她自己的生命故事。

「傳遞收藏品」(Handing Collections)

「記憶與物件計畫」另一個目標是發展出一些方法,使得博物館的收藏品可以用來刺激老一輩的人對過去的回憶。在愛丁堡不同地方聚會的社區歷史與回憶團體,後來被邀到博物館,使他們有機會看到、討論一些從博物館儲藏室拿出來的收藏品。博物館發現,這些日常生活的物件確實很能觸發人們的記憶,因此他們決定做一些「傳遞盒」(handing box)到各地去巡迴,以便使博物館的館藏品(特別是那些放在儲藏室的館藏品),可以被無法到博物館的人看到。這些「傳遞盒」被帶到醫院、職能治療機構、日間照護中心、社區教育中心、老民謠屋、庇護所等地方。這些拉到博物館之外的活動,對老年人特別有用,他們常因為看這些物件而引發許多回憶與討論,這有助於減少他們所面對的疏離感與迷惘。

傳遞盒的主題環繞著日常生活。例如,剛開始的幾個傳遞盒的主題是「暖氣、照明與烹調」、「保持清潔與健康」、「外出」。

博物館隨後也舉辦了兩個傳遞盒使用者的聚會,以了解民眾對使用傳遞盒的回應。結果發現,這些傳遞盒除了對老年人特別有幫助外,也被用在跨世代的討論,年輕一輩有機會瞭解老一輩的生命史,最後,這些傳遞盒也激發社區自己去製作與傳遞盒相關主題的小展覽或小手冊。

這個傳遞盒的構想其實不算新,因為之前許多博物館會提供學校出借博物館館藏做為教學用途,但當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在1991年,首度將這樣的服務與概念延伸到社區時,堪稱一項開創性的工作。

社區民眾對傳遞盒的回應是很正面的,顯然這樣的工作很值得做。傳遞盒讓博物館可以接觸許多無法到博物館拜訪的人,這些穿梭於社區的傳遞盒,某種程度也打破了現存的機構與民眾間的界線。

在博物館成立一週年時,「人民故事馬路秀」(The People’s Story Roadshow),在六天內巡迴六個愛丁堡社區,為所有年齡層的朋友提供活動,包括展覽、錄影帶、進行回憶、遞交館藏品、示範老遊戲、設計旗幟等等。

小結

在拜訪這個博物館時,我們在他們的訪客留言簿讀到許多讚美:「這才是真實的英國--這是我到英國想看到的」、「太棒了!至少看到另一面」等等。

儘管這個博物館因為佔據五百年的歷史建築,展覽空間受到極大的限制,包括每個空間都小小地、空間切割地很不規則,以及沒有空間做短期特展等,但似乎因為小,展覽主題又非常聚焦在平民大眾的故事,整個博物館給人一種非常溫暖的感覺。

當然,在知道這個博物館如何將收集口述歷史、展覽物件及社區工作緊緊地與博物館的籌備過程結合起來後,最是令人覺得驚奇與感動。

現在,最值得我們問的問題是,高雄市勞工博物館的籌備工作,可以跟口述歷史、社會史這類研究方法,結合到什麼程度?在討論博物館的組織與運作,我將針對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在建館後,所推動的一項「愛丁堡人民」計劃做更詳盡的介紹,這或許有助於我們更了解他們所使用的方法。

<延伸介紹>

「移動式博物館」--愛丁堡城市藝術中心的旅行畫廊(Travelling Gallery)

旅行畫廊(Travelling Gallery)是一個獨特的移動式畫廊。藉由一台特別打造的車子,將短期展覽帶到蘇格蘭各地社區。這個移動式畫廊由愛丁堡城市藝術中心(Edinburgh’s City Art Centre)負責運作,由蘇格蘭藝術議會(Scottish Art Council)提供經費。

以愛丁堡城市藝術中心為基地,愛丁堡的所有市立博物館與畫廊,包括人民故事博物館,對外提供教育與推廣服務,特別是將推廣活動帶向社區。與各種年齡層、不同教育背景的人一起,教育與推廣部門的工作人員,組織各種各樣的「實際動手做」(hands-on)的活動、藝術與工藝工作坊,也舉辦演講、研討會、戲劇與研習日等活動。星期五下午,為八到十二歲孩童組成的「有想像力的孩童俱樂部」(The Creative Kids Club)在愛丁堡城市藝術中心聚會。

針對學校與成人團體的教育材料都可以在這裡取得,有些可以出借的學校教材箱,主題像是「生活在十八世紀的愛丁堡」「愛德華時代的人」等等。

英國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組織架構與經費來源

 1984年,工黨在愛丁堡取得他們歷史上的第一次勝利。在這個過去一向由保守黨或自由黨人執政的古老城市,他們要兌現選前開的支票之一,也就是成立一個有關勞工與工會運動歷史的博物館。1985年,在市政府政策與經費支持下,這個博物館展它為期四年的籌備工作。為了避免以勞工命名造成博物館發展受限,最後,這個博物館以「人民故事博物館」為名,在1989年正式開幕。

市立博物館群的監督與組織結構

 人民故事博物館屬於「愛丁堡市立博物館群」(Edinburgh City Museums)之一。這個博物館群由八個博物館組成,包括:

1. 作家博物館(The Writers’ Museum)

2. 兒童博物館(Museums of Childhood)

3. 拓印技藝中心(Brass Rubbing Centre)

4. 人民故事博物館(The People’s Story)

5. 愛丁堡博物館(Museum of Edinburgh)

6. 城市藝術中心(City Art Centre)

7. 紐海文遺產博物館(Newheaven Heritage Museum)

8. 女皇渡輪博物館(Queensferry Museum)

這八個博物館,由地方議會的「休閒部委員會」(Recreation Department Committee)主管監督。這個委員會的委員,由民選市議員組成(local councilor),他們負責監督博物館群的財務與運作,市立博物館群每年必須提交報告給委員會審查。

行政結構上,這八個博物館屬於愛丁堡市政府「文化休閒部」(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Leisure)下設的「博物館與藝術處」(Museum and Arts Division)。博物館與藝術處設有處長一名,等於是八個博物館的總館長。總館長下有二十名專業工作者,負責博物館群的教育、保存維護、設計等工作,針對展覽主題研究規劃,又設有社會史、兒童收藏、藝術等領域的保存專員。目前,這八個博物館的員工總數約九十名。

基本上,愛丁堡市立博物館群的整個編制分工,跨越個別博物館。接受我們訪問的社會史保存專員海倫‧克拉克女士,並不只負責「人民故事博物館」的社會史工作,她負責的是八個博物館中的五個博物館的社會史工作。從附圖一,我們可以看到,海倫‧克拉克女士在整個博物館群中的分工位置,她向上對博物館總館長負責,向下,有兩位助理保存專員及兩位文件助理協助她工作。

所以,當「人民故事博物館」在籌備階段,是整個愛丁堡市政府博物館與藝術處行政管理體系,都要跟著動起來。

圖一 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社會史保存專員所處之分工位置說明

愛丁堡「文化休閒部─博物館與藝術處」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Leisure-Museum and Arts Division)

 

經費來自地方政府

成立「人民故事博物館」共花費三十五萬英鎊,這筆經費主要在設計、重整博物館所在的這棟五百年的老建築,及其它支出。但是這筆款項不包括人事費用。

與其它博物館類似的情況是,市政府的經費目前只足以維持博物館正常開放所需的基本經費,因此,人民故事博物館如果要推展覽,同樣必須向外找資源。

目前,她們有「歷史遺產樂透基金」的十萬英鎊獎助,用來做照片展。英國慈善機構「失業志工基金」也提供六萬英鎊的贊助。

事實上,這個博物館從籌備以來,最常用來開發財源方法,是與其它組織合做執行計劃。靠著這些機構申請博物館無法申請的獎助項目,或者提供人力加入計劃執行工作,為博物館創造很多無形的經費。比如,人民故事博物館目前就與慈善機構「生活記憶協會」(Living Memory Association)建立伙伴關係,合作執行一項收集照片、把照片數位化、建檔的計畫。這似乎不失為一個開闢財源的好策略。

結合博物館運作與社會史研究--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的方法

在認識幾個博物館的組織架構與經費來源後,我將報告的重點移轉到博物館的運作。

基本上,這些博物館透過整合財力與人力,經歷長時間的籌備後工作,所推出的博物館展覽,是我們拜訪時看到的主要面貌,博物館大體定型。博物館開幕後,除了必須持續收集館藏、保存維護館藏品、文件物件建檔外,同時會發展各種特展,執行更多教育活動、舉辦更多公開活動,以維持博物的生命力,吸引人來博物館參觀。

在我們的拜訪過程,多數博物館的運作,特別在發展展覽主題的過程,其專業工作者常必須與學校、社區、工會、企業合作。比如,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與漢堡勞動博物館在執行「移民、工作與認同」的計劃時,必須與移民社區的移民或移民後裔,一起把展覽做出來。博物館工作者收集移民的故事,訪談、紀錄、拍攝、收集物件等等,最後的成果會呈現在博物館的特展。

在執行這類計劃的過程,社會史研究、收集口述歷史、社區工作等常被結合起來,做為博物館得以推出展覽的主要方法。而這個取向有可能是高雄市勞工博物館將來在建館階段與博物館開始運作後,可以採行的運作模式。

也因此,我將在這部分比較詳盡地介紹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的工作模式。這個博物館從籌備建館階段,到博物館正式運作後,仍大量採用社會史研究與口述歷史訪問來執行博物館的計劃。從研究、執行、運作模式、到博物館最終展覽該如何呈現,都相當貫徹「從人民的角度看歷史」、「建立一個屬於人民的博物館」等精神。

在第二章,當我介紹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時,描述了這個博物館在籌備階段,如何運用社會史、口述歷史,帶動各種回憶團體(reminiscence group)與聚焦團體(focus group)的討論運作,最後得以運用這些豐碩的成果,設計出博物館裡要講的人民故事。

在這一章,我將詳細介紹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在1989年開幕後,在1990年,再度醞釀一個類似的社會史計畫,稱為「愛丁堡人民方案」(The People of Edinburgh Project),這個計劃後來在1994年到1996年間執行。我認為,這整個計畫的執行過程,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之處,儘管我們未必有足夠的社會條件與環境來執行這樣的計劃。以下是關於這個計劃的介紹。

計畫目標

愛丁堡人民方案」由「工人教育協會」(Workers’ Educational Association, WEA)與「愛丁堡市政府博物館與畫廊局」(City of Edinburgh Council Museums and Galleries Division)合作執行。

「工人教育協會」是一個成人教育機構,目的在讓曾經在求學過程遇到障礙與困難的人,有機會再接觸成人教育。這個機構至少有兩個特色,第一,它認為接受成人教育的學生本身的生活經驗很有價值;第二,這個機構有很強烈的社區網絡。

「愛丁堡市立博物館與畫廊局」的工作目標之一是,讓所有市民均有同等機會接觸市政府提供的文化服務,承諾社區可以參與、發展它們的社會史博物館,也就是社區的人民歷史博物館。

「愛丁堡人民方案」的形成,要追溯到1986年到1988年間,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籌備期間所執行的「記憶與物件」(Memories and Things)計畫,這個計畫組織一群老人,讓他們本身既是老師也是學習者,成功地讓社區老人與愛丁堡市的博物館、美術館與圖書館的服務產生連結。

由於「記憶與物件」這個計畫成果豐碩,1990年,人民故事博物館社會史保存專員與工人教育協會的工作者再度聚集起來,他們都認為,他們應該發展新的計畫,這項計畫應納入愛丁堡不同族群的社區,以促進不同族群對彼此文化的瞭解,呈現愛丁堡少數族群的文化,讓不同族群的社區參與在這項計畫裡面。這項計畫的目的是豐富多元文化,從社區尋找社會史、記憶,以及多元文化教育。

這項計畫的形成,諮詢了許多團體,包括少數族群辦公室等。最後定案的計畫設立了三大目標:第一,計畫成員應盡可能地納入最多社區團體,包括來自印度、非洲、亞洲、遠東、歐洲、愛爾蘭,以及從英格蘭與蘇格蘭其它地方遷移到愛丁堡的各族群的社區;第二,收集與出版回憶錄、個人生命史與經驗,以反應愛丁堡所有人民的生活;第三,確認主題,將社區帶入這些計畫,生產得以呈現這個城市多元文化的展覽。

計劃經費

這項計畫經費取得的特色是,博物館與許多機構發展伙伴關係,一起執行這項計畫。因此,在博物館能申請之經費有限的情況下,其它機構所申請的經費、帶進計畫裡的資源變得非常重要。其次,我們也可以看到博物館動用的經費項目非常多樣。比如,一套訓練少數族群社區成員的回憶技巧的課程,經費來自教育局的藝術基金;「愛丁堡藝術與兒童工作基金」,讓這個計畫得以納入年輕人;其它項目,像是「都市小型計畫獎助金」等都是這個計畫的經費來源之一。

事實上,有些機構以直接投入人力資源的方式替代經費挹注,最重要的有「工人教育協會」與社區工作者的參與,還有愛丁堡大學的「蘇格蘭研究學院」的碩士班學生,志願參與口述歷史的訪談計畫等。

在許多團體帶入經費或人力資源的情況下,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才能夠以兩年五萬五千兩百五十英鎊(約台幣三百萬)的計畫經費,執行這項龐大的計畫。

計畫發展

大體而言,這個計畫的發展由以下幾個部分組成:

成立計畫諮詢團體(Project Advisory Group)

成立計畫諮詢團體也這項計畫的特色之一。這個團體的功能除了廣納相關領域的人,為整個計畫的執行提供意見外,這些諮詢對象也扮演把資源帶入整個計畫的角色。

與關鍵的個人及團體建立網絡:

建立聯繫網路的基礎資料。一開始,博物館印製了一份傳單,送到各種個人與組織。這張傳單包括一份回條,如果願意得到任何跟這項計畫有關資訊,願意貢獻照片或展覽物件,或者願意提供個人口述歷史的,都可以跟博物館聯絡。當然,這種廣泛散發的傳單,最大的作用是讓大家知道,有這樣一個計劃,但要人們主動跟計畫工作者聯絡並不容易。所以,計畫工作者必須鎖定一些關鍵團體,更積極地與他們聯絡,並逐漸建立各種可用資源的名單。從電話聯絡開始聯繫一些團體的關鍵人物,然後拜訪這些團體,進一步舉辦團體聚會,這樣才能取可能收集到照片、物件,以及找到進行口述歷史的對象。

與回憶小組一起工作:

人民故事博物館的經驗是,人們通常很願意讓他們自己的經驗故事被記錄,而且對一些平常就定期聚會的小團體而言,他們很樂意利用團體聚會時間來談大家的經驗。所以,整個計畫常是跟小團體一起工作。由於「工人教育協會」有一項培訓計畫,訓練了一些有能力帶領這種回憶團體的人,因此工作者可以帶領小團體進行討論工作,而回憶團體的主題則環繞在博物館要做的展覽主題上。

翻譯與整理訪問錄音:

由於這樣計畫想呈現愛丁堡各族群多元的文化,所以在與不同族裔團體聚會時,須要可以講該族裔語言的工作者。同時,整理這些訪問也變成很耗費時間的工作。

收集口述歷史

經由博物館計畫工作人員、博物館義工、博物館系的研究生及愛丁堡大學蘇格蘭研究學院的碩士班學生合作,這個計畫共完成了三十六個完整的個人口述歷史訪談。這些口述歷史的訪問者必須參與一套訓練課程,有些訪問是靠翻譯協助完成的。所有訪問錄音的內容都完整地整理出來,並且存放在「人民故事口述歷史檔案中心」(People’s Story Oral History Archive)。這些口述歷史與回憶團體提供的回憶錄,成為博物館展覽與出書的主要素材。

公開聚會

計畫執行期間,博物館也舉辦幾次公開聚會,由執行不同工作的人分享計畫執行的進度與狀況。

博物館展覽指導小組

「博物館展覽指導小組」由來自不同年齡層、不同文化、不同時間來到愛丁堡的人組成,此外,這個團體也包括一些來自市政府的專業工作人員的代表。這團體每六個星期碰面一次,其角色與功能是,討論修正博物館這項展覽計畫,擬定政策與分工。這個團體在博物館形成這項計畫的最終展覽上,提出很多意見。

社區展覽工作小組

以社區為單位的展覽,讓各社區的人積極地參與這項計畫。每六星期召集所有社區的人的聚會,也讓不同社區間對彼此的文化與狀況有更深入的瞭解。

我們的地方--紡織帳棚

為了讓社區有創造力的藝術得以呈現出來,這整個計畫也結合藝術家與社區民眾發展一項名為「紡織帳棚」的子計畫。這項計畫由一位在蘇格蘭長期從事社區紡織藝術工作者負責,這項集體創造先組織十個不同文化背景的社區專題討論小組,每個小組討論生產出來的想法,再轉化設計為這個大紡織帳棚的一部份。在每個小組裡,有社區藝術家,他們扮演溝通社區團體成員與設計藝術家間的橋樑。這個計畫讓藝術家有機會跟社區一起工作,也讓社區有機會跟一些具少數族裔文化背景的藝術家一起工作。

計劃成果

愛丁堡人民」這項計畫試圖盡可能地發動最多社區來參與這項計畫,籌備期間的各項工作,最後以展覽、教育活動及出版品呈現出來。

展覽

「誰是愛丁堡的人?」構成社區展覽的主題。由各族群社區推出該社區的展覽,呈現不同時期來到愛丁堡、落腳愛丁堡的亞非歐各族群的文化風俗習慣、宗教與節慶等。此外,也有一些團體加入展覽,像是愛丁堡市工作場所托兒所、社區高中等。

「紡織帳棚」是這項展覽的另一個重頭戲。社區成員與社區藝術家形成的幾個專題討論主題,包括:「難民 新的開始」、「非洲認同」、「波蘭人手工藝」、「宗教」等,最後都被呈現在這個集體創造的紡織帳棚。

另一項「視聽計畫」展覽,由「滑動工作坊」的工作人員與社區年輕人合作,以訪問、攝影、影片,呈現十位十到十八歲,分別代表巴基斯坦、孟加拉、委瑞內拉、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波蘭、香港與印度等不同種族背景的年輕人的生活面貌。

活動、教育方案與出版

配合展覽,這項計畫並且推出許多活動,包括「時尚秀」、「舞蹈秀」、「詩朗讀」、「聽覺繪畫」等。

教育方案方面,「愛丁堡人民旗幟計畫」,接受四十位學童參與為期三天的課程,這四十位學童被兩兩分組,每位學童除了畫跟他同組的小朋友,在跟對方相處對話後,要記下幾句關於對方認同的話。這些人像畫與小朋友講的話,最後都被組織呈現在紡織布料上。成為小朋友的集體創作。

另一套教育方案是「戲劇工作坊」。這項課程分別在一些學校與「城市藝術中心」(City Art Centre)執行。城市藝術中心的課程,先導覽學童參觀博物館,接著在工作坊中,以展覽物件的複製品做為刺激學童參與戲劇創作的媒界。這些戲劇活動的目的,在於增加學童對社區的知識與瞭解。

此外,博物館也將這項計畫所累積的回憶錄與口述歷史出版成書,包括做成學童與中學生的學校教材。

成果評估

「愛丁堡人民」整個計畫的成果展覽,於1996年10月22日在愛丁堡城市藝術中心展出。為期十一週的「愛丁堡人民」特展,吸引超過三萬六千五百名的參觀人次。這項計畫由市政府的博物館部門與成人教育組織為中心,由博物館工作人員、工人教育工作者、社會史學者、社區藝術工作者合作,動員許多社區與團體參與到整個計畫裡。

從1990年提出初步構想,然後在1994年到1996年間密集執行整個計畫,最後在1996年底推出展覽,愛丁堡人民故事這項展覽計畫的社會動員規模是相當驚人的。

整個計畫在訂定展覽主題後,環繞這些主題,深入不同社區,與社區居民一起工作,收集口述歷史、展覽相片、物件與運作回憶團體,乃至最後與社區一起把展覽做出來,整個計畫的執行方法,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之處。

而這項計畫的展覽落幕後,也留下許多珍貴的資產。首先,這項計畫開了一善大門,讓一些從來沒有接觸博物館的民眾,第一次有了接觸博物館的經驗。其次,這種方法,將存在於各社區、團體的可能人力與資源,挖掘出來,透過這樣一個計畫,人民故事博物館進一步建立了許多有用資源,做為未來工作的起點。第三,因為這項計畫動員範圍大,討論的主題很多元,這些人與議題被開發出來後,有些就成為博物館新計劃畫的主題。從人民故事博物館出版的「愛丁堡人民:方法與評估」(Peoples of Edinburgh: Methodology and Evaluation)的手冊中,我們發現,這個計畫落幕後,又衍生出許多展覽計畫,「難民的希望與夢想」、「南亞女性在愛丁堡的生活形態與文化」、「根--非洲遺產」等。

小結

我試圖歸納出以下幾點,是我認為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這套方法,最值得我們學習之處。

1. 博物館展覽應大量倚賴口述歷史、社會史與回憶團體。

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的立館精神在於,呈現一個屬於平民大眾的歷史的博物館。平民大眾的日常生活,本來就不可能像王宮貴族的歷史般,可以許多奇珍異寶可以用來展覽。高雄市勞工博物館將來的籌備工作其實面對與愛丁堡人民故事博物館類似的處境:第一,能用來呈現台灣勞工歷史的各種物件、史料,從來沒有被重


 

2010©Kaohsiung Museum of labor All Rights Reserved   高雄市中正四路261號   電話:(07)2160509   E-Mail:labor201051@gmail.com    傳真:(07)215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