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你不可-東南亞移工自拍影片公播版巡迴映開跑囉!歡迎民眾踴躍報名參加!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英國 > 曼徹斯特

停看聽 歷史

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實際動現了十九世紀初期馬口鐵工作坊,以及工會秘密集會的場所。十八世紀末,工業革命誕生於英格蘭,十九世紀,棉紡織、煤礦、造船改變了整個北英格蘭的風貌,平民大眾的生活也在工業革命後,有了徹底的變化。

1819816日,曼徹斯特聖彼得廣場(St Peter’s Field),聚集了六萬名來自曼徹斯特(Manchester)、蘭開郡(Lancashire)與赤郡(Cheshire)的勞工,在基進平民運動領導人亨利‧杭特(Henry Hunt)的領導下,英國工人團結起來,發出要求議會改革的呼聲!這場群眾集會遭遇軍隊與騎兵隊(Yeomanry)的強勢鎮壓。十四歲的磨坊工人愛麗斯‧帕丁頓(Alice Partington)在混亂中尋找她的母親,見證了這場十二人死亡,無數人受傷的「彼得盧大屠殺」(Peterloo Massacre)。

 

婦女參政權的女性領袖漢那,米歇爾(Hannah Mi tchell)的廚房。182184日夜裡,利物浦(Liverpool)湯瑪斯街(Thomas Street)正進行一場工人的秘密集會,馬口鐵工人(tinplate worker)詹姆斯‧侯佳斯(James Hogarth)當著所有「馬口鐵工人協會」(Tinplate Workers Society)的成員面前宣示:「…我誓言永遠不會為任何曾迫使我弟兄失業的工作坊工作,他們不該因為堅持他們應得的待遇而失去工作,…」。
         英國的勞工運動史,從這裡開始。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要尋找這一個個歷史場景最快的方法,是走進曼徹斯特的「人民歷史博物館」,透過一個個場景,我們得以穿越時空,看見發生在曼徹斯特的「彼得盧大屠殺」、參與十八世紀英國工人的秘密集會、體驗血汗勞工如何靠著折黏紙盒度日、認識英國社會主義運動與工黨的歷史,一窺推動婦女參政權的女性領袖漢那‧米歇爾(Hannah Mitchell)的廚房,消費合作社運動下的合作社面貌,乃至英國專業足球員的工會歷史。

 

曼徹斯特的「人民歷史博物館 」收藏了許多工會的旗幟。這個規模不大,展館被豐富的館藏擠得顯得侷促的博物館,透過珍貴的歷史旗幟、照片、紀念章、海報、生命剪輯、各種勞工用的工具、服飾、畫作與日常生活的器物,呈現勞動大眾生活的豐富性,闡釋、重構英國勞工歷史的許多重要時刻。
         其中,這個博物館最最吸引人的是,展覽館牆上處處垂掛的大幅、色彩繽紛的工會政治旗幟。371幅工人階級的政治旗幟館藏裡,包括目前公認最古老的英國工人運動政治旗幟--1821年的馬口鐵工人的旗幟。光是這形形色色的紡織旗幟,就足以讓這個博物館傲視全世界。而為了保存這些旗幟,這個博物館甚至附設了一個「紡織品保存工作坊」(Textile Conservation Studio)。「人民歷史博物館」的另一項特色是,他們設有「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Labour History Archive & Study Centre),他們關於勞工運動與勞工政黨的史料收藏堪稱英國最權威。逛一圈要讓人好幾次忍不住倒抽一口氣,那有那麼多史料可以保存下來……哦,這就是歷史….。

博物館歷史
         「人民歷史博物館」是這樣描述他們自己的定位的:「『人民歷史博物館』是一個收藏、保存與解釋英國工人大眾歷史的全國性中心,這個博物館獻身於『平民大眾的非凡歷史』,提工會旗幟是英國工會運動的重要傳統。圖為1911年利物浦地區總罷工的旗幟與群眾。供一個全新的視野去看過去兩百年來工人大眾的生活。」這樣的建館精神,貫穿這個博物館的展覽內容、展現在「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的史料,乃至博物館本身的建築與發展史中。
         「人民歷史博物館」佔據了曼徹斯特市中心的兩棟建築。它的公共展館、教育服務中心、商店與咖啡座時至今日,工會的旗幟依然鮮豔飄揚。圖為2002年12月英國工運界聲援消防隊員罷工大遊行。位於橋樑街(Bridge Street)的幫浦屋(Pump House)。幫浦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09年,它曾經是提供無數曼徹斯特市民與城市工業發展最重要的電力來源之一。
博物館的總部則設於公主街(Princess Street)的「曼徹斯特機械會館」(Manchester Mechanics Institute)裡,這裡除了有博物館的收藏室與辦公室,還有「紡織品保存工作坊」及「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選擇這棟建築物做為「勞工歷史博物館」的總部,特別有其歷史性意義。早在1868年,英國總工會(Trade Union Congress, TUC)在這棟建築裡,召開他們歷史上的第一次會議。

 

事實上,這個博物館的成立必須回溯到一九六○年代的一個組織--「工會、勞工、民主與合作社歷史協會」(Trade Union, Labour, Democratic and Co-operative History Society)。當時的一些民眾歷史學家組成這個協會,在整個博物館界對勞工歷史沒什麼興趣的年代,率先收集與勞工運動、工人政治有關的各種史料與物件。1975年,這個組織在石灰屋市政廳(Limehouse Town Hall)裡開始運作一個小型的「勞工歷史博物館」,但是這個博物館終於在缺乏資金與專業人力的挹注下,於1986年停擺。

 

1990年,大曼徹斯特地區地方政府(Greater Manchester Authorities)決定提供資金,讓這些缺乏妥善收藏的珍貴史料與物件有一個新家。於是,一個新的信託機構出現、信託管理委員會成立,在招募專業博物館工作人員後,「國立勞工歷史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Labour History)在1990年於公主街的這棟建築重新掛牌運作,它的公共展館則一直要到1994年才以「幫浦屋人民歷史博物館」(Pump House People's History Museum)出幕。2001年,這個博物館決定用一個名字去涵蓋整個組織,也就是我們現在知道的「人民歷史博物館」(People's History Museum)。

 

史料檔案做博物館後盾

英國工黨與共產黨的史料都集中在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的檔案研究中心。多數人將同意,如果沒有紮實的史料做後盾,一個歷史博物館將只有一個空殼子,或者空有一堆歷史物件,卻無從闡釋歷史。跟其它的「人民」博物館比起來,曼徹斯特的「人民歷史博物館」,因為同時擁有「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而使得這個博物館的重要性不可取代。尤其,在英國工黨與英國總工會認定這個研究中心是收藏他們所有史料最適合的機構後,這個博物館的權威地位就更為鞏固了。
          首先是1990年,英國工黨(Labour Party)將該黨所有史料移交這個中心保存管理。所以,我們可以在這裡看到工黨黨中央的所有記錄、國會裡的工黨以及歐洲議會的工黨的相關文件。工黨政治人物的個別文件也可以在這裡找到。像是現任首相、工黨黨魁湯尼‧布萊爾(Tony Brail)的個人檔案,第一位成為文化部長的工黨政治人物的書桌等等,都可以在這裡看到。工黨的資料包括:

1.政治人物的私人文件
2.全國執行委員會(NEC, National Executive Committee)1990年至今的記錄
3. 1900年至今,工黨的年度報告
4.黨秘書長的文件
5.政策委員會的記錄
6.研究部門(1920年代-1980年代)
7.國際部門
8.工黨在議會的文件(1906-1976)

接著1993年,英國共產黨(GBCP, Great Britain Communist Party)也將該黨所有史料與收藏品交給這個博物館,包括:

1. 黨重要領導人的個人文件
2. 政治局的紀錄(1924-1925
3. 政治委員會的紀錄(1946-1991
4. 行政委員會的紀錄與文件(1943-1991
5. 全國失業勞工運動(National Unemployed Workers Movement,NUWM
6. 倫敦地區議會黨--起草記載
7. 期刊與手冊
8. 民主左翼(Democratic Left)--英國共產黨的後繼者--的文件
9. 來自莫斯科的縮微膠捲(1920年代-1930年代)

英國工黨於二次大戰後首次執政時的競選海報。握有工人階級政治組織的完整紀錄,收藏範圍遍及「英國憲章運動者」(The Chartists)到當今的「新工黨」(New Labour),還有許多來自工會、合作社運動與婦女團體的檔案資料與收藏品,這個中心也收藏基進政治人物、作家與左翼組織的個別文件,堪稱英國勞工與社會史最重要的檔案館。館藏檔案涵蓋的範圍極廣,所有史料分類為:
1.工黨
2.英國共產黨
3.十九世紀政治與社會史
4.二十世紀社會與經濟史
5.婦女的歷史與政治
6.工人組織與工會
7.左翼政治
8.歐洲共同體
9.外交政治
10.種族關係與移民
11.法西斯主義與反法西斯主義在英國
12.社會主義的主日學校(Sunday School1909年-1970
13.團結戲劇 1930年代-1976

 

小小的參考書閱覽室,有縮微膠片閱讀機,有雜誌、期刊,還有一萬五千份各種各樣的政治手冊,大量重要勞工運動的剪報。基本上,這個檔案與研究中心的史料,由「曼徹斯特約翰‧律藍德斯大學圖書館」(John Rylands University Liberty of Manchester)管理,這些資料被運用在各種研究。在小小的閱覽室裡,我們可以看見幾個研究者,正將自己埋進成堆的史料裡。
         在博物館目前有限人力下,這個史料中心一年的服務對象,並不超過一千人。然而,要沒有這些豐富的史料,歷史如何被探索、被認識,後繼的研究又如何走下去,而博物館又該如何展示與闡釋兩百年的工人政治史呢?

 

保存維護 專業耗時昂貴--紡織品保存工作坊

在這個歷史博物館裡,我們也學到一課,那就是展覽背後所須要的收集、保存維護與建檔工作,其所耗費的功夫與經費,有時不比看得見的展覽少。對這個擁有371幅工會政治旗幟的博物館而言,保存維護這些旗幟是大工程。曼徹斯時人民歷史博物館專設了一個紡織品保存工作坊。
         為了維護博物館收藏的大量旗幟,人民歷史博物館在19905月成立「紡織品保存工作坊」,這個工作坊擁有兩位專業紡織旗幟維護工作者,她們都經過「英國保存學會」(United Kingdom Institute of Conservation,UKIC)認證,工作坊也註冊在這個保存協會下。
         除了平日維護這些旗幟,展覽區的旗幟每年更換,光是更換旗幟就是一項大工程。因為大部分歷史旗幟很脆弱而容易損壞,有些旗幟又非常大,所有旗幟都可能因為不正確的搬動而輕易受損。所以,管理員必須非常小心地在展覽館內操作,將旗幟置入已經準備好的要擺設的位置等等。

事實上,這個工作坊除了照顧自己博物館內的旗幟,也提供資源去幫助、指導其它機構進行紡織旗幟的維護與保存。因此,在博物館附設的小書店裡,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工作坊出版的一本小手冊,叫做《照顧工會旗幟》(Care of Trade Union Banners)。而除了進行技術轉移,她們也接受其它機構委託的契約工作。
這個工作坊目前堪稱英國在照顧大型彩色紡織旗幟的中心。1999年,這個工作坊靠「歷史遺產樂透基金」(Heritage Lottery funding),主持完成「全國旗幟調查」(National Banner Survey),調查範圍涵蓋英國所有博物館收藏的兩千五百面歷史旗幟。

 

經營活的博物館

小朋友可以學著打卡,學習投票,慢慢了解大人的勞動世界。經營一座博物館,不是有棟歷史建築,設計好,擺進一些歷史物件展出,就大功告成。「人民歷史博物館」的經驗告訴我們,各種各樣的主題計畫、教育計畫、展館的持續更新,才能經營出一個充滿生命力的活的博物館。


玩你的局
      
避免呆板地展示,盡可能地增加與觀眾的互動,是現代博物館不斷自我要求以維持參觀人次,使博物館得以永續經營的重要原則。
「玩你的局」(Play Your Part)是「人民的歷史博物館」增加展館本身與觀眾互動的主要計畫。
         在逛人民歷史博物館時,我們可以看到兩個小女孩在媽媽的陪伴下,一路東問西看,有幾個定點,他們一定要停下來玩一下。先是在展示十八世紀早期的工人生活的展示裡,一台打卡鐘,讓大人小孩都可以在看完之後,學著當時的棉紡織工、礦工、鐵工與碼頭工人打卡,勞動大眾的生活,就這樣慢慢地被工業生產的時時鐘規馴成功。
在展覽館的許多角落,參觀者可以針對一些問題參加投票,像是「如果你知道製造那副練習器的工人只拿到很少的薪資,你會買這個產品嗎?」對許多小朋友而言,這如同是學習政治參與的第一步。這些參觀者的投票結果,每個月都會被統計出來,公布在博物館的入口。

 

 

活的歷史

創作一幅旗幟或演出工會故事,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很強調參觀者的參與。在博物館展館入口旁的教育中心裡,我們也看到一群小朋友,正努力一起設計屬於他們的旗幟,這個活動叫做「做個旗幟」(Build A Banner)。像許多英國的博物館一樣,這個博物館也執行一套教育服務,提供學校、成年團體與個別的訪客各種課程。
         其中,以1999年開始執行的計畫--「活的歷史」(Living History),最受學校歡迎。以博物館擁有的札實歷史調查為基礎,博物館設立一個以行動為導向的工作坊。工作坊請來演員教育工作者帶領小朋友,像是一起把一幅工會政治旗幟背後的故事演出來等等。

 

跨國計畫--移民、工作與認同

此外,這個博物館目前正進行一項「移民、工作與認同」(Migration, Work and Identity)的跨國合作計畫。參與這個計畫的,包括位於丹麥、瑞典、德國、奧地利與西班牙等國家,七個有關工人階級文化與工業史的博物館。這些博物館形成一個伙伴關係,將展覽主題聚焦到移民問題,希望透過這系列展覽能對歐洲有關文化多樣性的辯論有所貢獻,也期待這些展覽有助於歐洲社會對不同移民社區有更多的瞭解。
         在這個跨國計畫下,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發展了兩個展覽。第一個展覽是「移動的生活」(Moving Lives)。這項展覽靠著與大曼撤斯特地區的迦勒比人社區一起工作,而得以生產出來。跟博物館主要展館的收藏品比起來,這項展覽的內容稍顯單薄,顯現出短期計畫成果展必然的限制。這個展覽同樣透過攝影、紀錄片,以及一些物件,像是迦勒比人的樂器等等,來呈現這群移民的生活。
         第二部分的展覽主題「移動的故事」(Moving Stories),從200211月開始展出。焦點轉移到來自南亞的移民的社區。同樣的,博物館也與當地移民一起工作,形成展覽。配合這項展覽,博物館推出相關活動,像是邀請拍攝這群移民的攝影師來演講,或是邀請民眾與從巴基斯坦來的移民娜喜達(Nahid)面對面,一起看關於她與她的家人的移民故事。

 

小結

很明顯的,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的永久展覽,非常聚焦在「勞工與政治」這樣的主題。這個博物館收藏了全國最多工會政治旗幟,又被英國總工會、工黨與英國共產黨指定為他們的檔案與收藏品的家,使這個博物館擁有雄厚的歷史資產,得以呈現這個主題。對於對勞工運動特別有興趣的人,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歷史博物館。
那麼,高雄市勞工博物館將展覽的主題會是什麼呢?
如果,一個好的博物館須要一個好的檔案與研究中心做後盾,那麼,在台灣勞動研究很貧瘠的情況下,我們的博物館該如何展開這項基礎工程?
沒有收藏品,就無法展覽,我們要提出什麼樣的計畫來進行這些工作?
在博物館推出展覽的背後,我們須要那些工作來支持一個博物館的運作呢?
我們又該如何不斷推出計畫,維持一個博物館的活力?
所有問題,有待大家一起腦力激盪!

 

英國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組織架構與經費來源

 

博物館任務說明

「人民歷史博物館」成立的宗旨是:盡可能鼓勵更多人來使用這個博物館,以瞭解英國工人階級的歷史與成就。博物館透過以下幾項工作,來達成這項任務:

1. 收集、保存、維護工人大眾與勞工組織的歷史檔案與文化資產。

2. 運作旗幟保存工作坊。這個博物館收藏全世界最多的工會與政治旗幟。

3. 詮釋博物館館藏。透過位於「幫浦屋」的展覽館,進行展覽、特展、活動計畫,

提供給孩童與成人的教育服務,以具教育與娛樂的方式盡可能地吸引更多人。

4. 鼓勵研究者使用檔案史料與館藏物件,與學術機構、勞工運動建立穩固的關係,

在公主街的檔案與研究中心與曼徹斯特約翰‧律藍德斯圖書館合作,盡可能地回答

研究者的各種問題。

5. 以有效管理,輔以行政、財務與人員功能最佳化,達到成本最佳化(cost-

effective)的博物館經營方式。並透過適當的訓練開發員工潛力。

6. 籌措經費。透過經費籌措策略與公司經營型態,確保博物館穩定的年度預算。

 

具公信力的最高決策機構

人民歷史博物館強調參觀者的實作互動:你可以動手試折十九世紀未女工每天要折的紙盒。這個博物館登記為慈善信託機構以及一個有保證人的博物館貿易有限公司。博物館有十五位信託管理人,他們主要是地方政府代表、勞工運動、合作社運動等領域的領導人,還有行銷、媒體、商業領域的專業人士。他們代表博物館最高決策機構,每年召開四次的信託管理人會議。

有幾個組織與機構持有這個博物館貿易有限公司的股份,包括「曼徹斯特市議會」(Manchester City Council)、「大曼徹斯特地方政府聯盟」(The Association of Greater Manchester Authorities, AGMA)、「英國總工會」(TUC, Trade Union Congress)以及合作社運動(Co-operative movement)組織。

「大曼徹斯特地方政府聯盟」由大曼徹斯特地區十個地方政府組成。自1988年,這個機構每年提供經費給這個博物館。儘管該機構每年提供的經費有微幅地成長,但過去幾年,這筆經費在博物館的整體經費比例是下降了。目前「大曼徹斯特地方政府聯盟」提供給這個博物館的補助是399,200英鎊(近台幣兩千兩百萬元),大約佔這個博物館年度預算的一半。大曼徹斯特地方政府聯盟與曼徹斯特市政府都有權提名博物館的信託管理人。

英國總工會也有權提名博物館的信託管理人。這個博物館跟英國總工會,以及總工會的會員工會有很緊密的關係。人民歷史博物館是英國總工會有形文化資產的法定收藏處。目前代表英國總工會擔任英國有很強的工人合作社運動傳統。這個博物館的信託管理人的是英國總工會的秘書長約翰‧忙克斯(John Monks),他為工會認可簽署了一項博物館經費取得方案。

相同的,這個博物館也因為負責保管「工黨」的歷史檔案資料與物件,而與工黨有比較親近的關係。尤其在2000-2001年,這個博物館做了「建設者與夢想家--工黨百年紀念展覽」(Builders and Dreamers-the Labour Party centenary exhibition),整個展覽的計畫經費來自「千禧年慶典」的預算。

但同時,這個博物館又強調其不傾向任何政黨政治的立場。因此,在1998年的「保守黨人與人民」(The Tories and the People)的展覽開幕式,他們也請當時的保守黨黨魁威廉‧海格(William Hague)主持開幕式。

此外,合作社運動(Co-operative movement)也有提名這個博物館的信託管理人的權力。在英國兩百年來的歷史裡,除了工會運動、婦女參政運動外,合作社運動是另一股重要的社會運動。合作社運動展現了人民組織自己的生產與消費活動的能力。這個博物館不僅擁有許多來自合作社運動捐贈的館藏品,同時,1990年起,合作社運動持續提供經費贊助這個博物館,目前英國的「合作社聯盟」(Co-operative Union)的執行長,也擔任這個博物館的信託管理人。

最後,博物館跟曼徹斯特大學不同系所有許多合作計畫,包括與約翰‧律藍德斯圖書館共同經營「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因此,這個圖書館的館長目前也是「人民歷史博物館」的信託管理人。

 

行政組織架構

「人民的歷史博物館」目前有18位全職的工作人員,加上三位短期的計畫工作人員。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另外有許多工作必須靠計畫經費或者合聘的方式,雇用短期工作人員。整體而言,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分為三個部門:收藏、管理與行政部。(見表一)

表一 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組織架構表(2002年四月)

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組織架構表

運作管理政策

博物館有定期的管理小組會議,由博物館館長、副館長、行政管理人與資深工作人員組成。在受到充分授權的情況下,他們決定博物館的各項工作。

但有幾項博物館政策,必須經信託管理委員會同意,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就須要更新,這些政策包括:館藏管理政策、機會平等政策、展覽與展示政策、健康與安全工作政策、安全政策、訓練政策、贊助政策、市場策略、教育與使用政策、環境政策、顧客照顧政策、志工政策。

 

經費來源

在英國眾多博物館中,只有少數博物館完全由中央政府的預算支出。儘管「人民歷史博物館」被「資源-博物館、檔案館與圖書館協調會」(Resource, The Council for Museums, Archives and Libraries)註冊為國家博物館,並且在1998年為「文化、媒體與運動部」(Department of Culture, Media and Sport)認定為一個有卓越收藏品的重要國家級博物館,但是,這個博物館半數的經費還是得靠一個又一個的計畫經費支撐下去。

「人民歷史博物館」幫浦屋的展覽館最初的資本金額是一百四十萬英鎊(約七千七百萬台幣)。這個博物館每年所須經費,半數來自曼徹斯特地方政府聯盟,另有合作社運動與工會每年提供的小額經費,其餘經費均來自各種各樣的計畫經費。

例如,1999年執行的計畫,「玩你的局」(Play Your Part),靠的是「歷史遺產樂透基金獎助金」(Heritage Lottery Access Fund Grant),因為這筆經費,博物館得以在館內發展一個新的互動環境。

跨國計畫「移民、工作與認同」(Migration, Work and Identity),則有兩項經費來源。一是「歐盟文化2000」(European Union Culture 2000)的基金,另一筆經費來源是「2002大英國協運動會文化計畫」(the cultural programe for the 2002 Commonwealth Games)的「文化震撼」(cultureshock)的計畫經費。

在英國這個博物館事業極為競爭的國家,經營博物館得知道那裡有計畫經費可以申請,又如何使自己成為最符合取得這筆經費的機構。在人民歷史博物館的經驗裡,設法取得中央政府的經費,得費盡心思。靠著博物館正副館長活躍於英格蘭的博物館專業團體裡,他們近年邀請到「文化、媒體與運動部」大臣到這個博物館參觀三次,爭取到「任命挑戰基金」(Designation Challenge Fund, DCF)的三年獎助,一年獎助2000,000英鎊(約台幣一千一百萬元)。這筆經費將被運用在改善這個博物館文件化工作的專業水準,以及將所有收藏品電子化的工作。

 

競爭的博物館市場

當這個博物館開館時,他們估計一年要吸引四萬名訪客,但幾年下來,這個博物館每年平均的訪客大約都維持在兩萬五千名上下(見下表)。統計拜訪人次對博物館經營非常重要,這不是成為博物館爭取後續經費的重要指標,這數字更嚴酷地反應一個博物館的存在價值。

表二 「人民歷史博物館」與「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拜訪人次統計

「人民歷史博物館」與「勞工歷史檔案與研究中心」拜訪人次統計

 

在「人民歷史博物館」2002年-2005年的發展計畫裡,他們對這樣的現狀提出一些分析,說明這個博物館面對的挑戰。首先,他們指出,當前的英國社會裡,對勞工歷史有興趣的人變少,對一個有兩百年勞工運動歷史的國家的人民而言,勞工史給人一種退流行的印象,因此博物館從一開始,就選擇用「人民」而不是「勞工」來命名,目的就在避免這個博物館因過度標舉勞工議題,而無法吸引一般人來參觀。另一方面,他們也不願意失去對勞工運動感興趣的特定族群,因此,在界定博物館的主要觀眾群時,這個博物館一直試圖在對勞工議題特別感興趣的族群與一般民眾間的需求間求取平衡。但要真的達到很好的平衡並不容易。

其次,當前英國的博物館市場競爭激烈,博物館競相要成為家庭休閒活動的去處,所有博物館都盡可能地運用更多新科技,避免讓自己顯得很呆板。這種趨勢多須要昂貴的金錢代價。這對博物館經營造成很大的壓力。

再者,博物館也競相吸引學校來拜訪,所以博物館的教育部門普遍變大。但是在全國標準課程規範愈來愈多的情況下,博物館的教育計畫必須要配合學校的授課大綱,才能吸引老師帶學生來參觀。在「人民歷史博物館」,由演員教育工作者帶領的計畫--「活的歷史」,很受學校歡迎,但是執行這個教育計畫其實頗為昂貴。

最後,「人民歷史博物館」面對大曼徹斯特地區愈來愈多改裝整修、或新開幕的博物館強大的競爭壓力,究竟要更把自己的特性跟其它的博物館區隔開來,還是要去競爭一般博物館的市場,也是一個問題。跟其它博物館比起來,人民歷史博物館花在行銷的費用相當低,他們目前一年的行銷費用是20,000英鎊(約台幣一百一十萬元),反觀極為大眾化的「曼徹斯特科學與工業博物館」(The 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 in Manchester, MSIM),一年光是花在行銷的費用,就比「人民歷史博物館」一年的總預算還要多。

在英國,一些同樣是中型規模的博物館,如雪菲爾(Sheffield)的「流行音樂博物館」(National Pop Museum),就沒能在1990年代的經濟衰退裡存活下來。而像是「設計博物館」(Design Museum)、「國立英格蘭煤礦業博物館」(National Coal Mining Museum for England)後來都是靠中央政府直接挹注經費,才把博物館救回來。

 

小結

在博物館經營成熟,博物館事業高度競爭的英國,讓博物館生存下去一點也不容易。台灣的政治環境、博物館經費結構,或許會跟英國大不相同。從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的經驗裡,高雄市勞工博物館的籌備工作至少要去面對幾個問題。

首先,如何為高雄市勞工博物館尋找穩定的財源?除了市政府可以提撥的經費預算,這個博物館是否須要其它的經費來源?如果須要,從那裡找?許多歐洲博物館的經驗顯示,經費不足變成這些博物館長期經營的最大挑戰。申請各種計畫經費,不斷推出新展覽,成為這些博物館維持活力的一體兩面。高雄的狀況會是什麼?

其次,在組織架構方面。高雄市勞工博物館日後要發展什麼樣具公信力的決策體系,同時,又讓博物館工作人員有一定的自主性?組織結構上,如何讓更多勞工民眾參與,對這個博物館產生認同?面對台灣的政治現實,我們又該如何設計博物館的組織架構,降低政黨輪替、派系問題對勞工博物館生存的威脅?這些問題都有待我們集眾人之智慧,設計一個好的組織運作架構。


 

2010©Kaohsiung Museum of labor All Rights Reserved   高雄市中正四路261號   電話:(07)2160509   E-Mail:labor201051@gmail.com    傳真:(07)215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