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的印記 高雄的勞工常設展-勞工藝術創作區換展囉!歡迎進館參觀~5/16(三)青春校園場(中山大學)-只要我長大-播映地點由演藝廳改為社科小劇場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德國 > 漢堡

「他們重視的是科技、機器,而不是人,…….你看到飛機、汽車,各種各樣的技術,但是他們不去看這些機器背後的人,他們也不去看,這些技術變遷對操作、製造這些機器的勞工的影響。」當我去拜訪德國漢堡「勞動博物館」時,渾身散發著熱誠的館長蓋爾諾特‧克朗肯哈根,說出他二十年前何以他會離開全德最大的工業博物館:慕尼黑「德意志博物館」(Deutsches Museum)。

正是這樣一種要求從「勞動者的角度看技術」的反省,構成漢堡「勞動博物館」的主調。這個博物館試圖呈現的是,過去一百五十年來,劇烈的工業變遷,分別對男女兩性帶來的工作與生活的改變;以及什麼是工業化過程的衝擊,大規模的社會文化與經濟變遷又對人、社會與自然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概念省思化為展覽主題

立館超過一百年的格拉斯哥「人民殿堂」博物館,外觀看來確實頗有「貴族」氣息。基本上,這個博物館非常強調,其展覽背後所隱含的對「技術」、「勞動」、「性別」分工等概念的省思。

首先,漢堡勞動博物館強調其關懷:「是人,而不是機器,提供我們關心的起點,貫穿我們關心的焦點」。博物館試圖呈現,在技術變遷、新機器推陳出新的工業化歷程,勞工如何被要求適應新技術,而新技術的發展,又如何形塑人們的行為。同時,機器替代特定的人類活動,在某些方面減輕人的負擔,卻又在某些方面帶給勞工負擔。技術進步的直接結果是,生產與消費大量增加,這又引發一些關於「技術進步」對人、社會與自然環境所帶來的副作用等問題。這個博物館期許其館內的展出,能貢獻於「以批判性的角度,去看以進步之名,所帶來的變遷究竟是什麼」。

在展示上,漢堡勞動博物館,選擇漢堡市一些最典型的工商業活動,包括漁業、印刷工業,碼頭工作與貿易等,做為展出重點。勞動與技術變遷的關係與特徵,在這些產業中呈現出來。

其次,對傳統性別角色分工的反省,構成這個博物館的第二個重點。展覽內容凝視自啟蒙以來,男女兩性的角色扮演與勞動分工;並且大量展出家務勞動活動,肯定家務勞動的價值。

此外,跟許多博物館一樣,漢堡勞動博物館,沒有忽略這棟建築物的歷史。利用展覽館的一些獨立空間,博物館展示曾使用這棟建築的「紐約-漢堡橡膠製品公司」(New York-Hamburger Gummiwaaren Compagnie)的歷史,積極地把「工廠變成博物館」。

工業時代的日常生活

二十世紀上半葉,漢堡曾經是很重要的徵章製造中心。工業化過程,從許多方面改變人們的日常生活。工業化提供人們希望與可能性,也要求人們調整生活節湊,以適應工業生活。勞動博物館一樓陳列的,正是象徵勞工如何在工業化過程中被規馴的許多物件。我們看到要求勞工,努力工作、嚴守時間的大時鍾,還有十八世紀工人的便當盒等等。

然後,我們看到漢堡二十世紀的一項重要製造業--徽章、獎章與女用胸針製造業。擁有製船工業的漢堡,有船製造商需要徽章,運動與舞蹈俱樂部需要徽章、胸針,實作中心:參觀者可以自已做一個徵章。希特勒時代,更需要大量徽章。一家名為「村夫野地金屬器皿製造廠」(Carl Wild's metalware factory),曾經生產數千種徽章、獎章與女用胸針。

事實上,這類徽章製造廠,多是小中型工廠,而中小企業在漢堡的製造業中一直是很重要的一部份。一個完整的小型徽章製造工廠被玻璃櫥窗環繞地展示著,從十九世紀末到1940年代,在這個小小的工作坊裡,每天擠著十七個工人,勞動條件惡劣。

在這塊展覽的正後方,有一個獨立空間,幾具製作徽章的機器,環繞著兩排木架桌椅。這是一個提供人們動手做的空間。博物館開放固定時間,讓來參觀的人們,或學校學生動手做徽章。

印刷、商業與海外貿易

二樓展示了從古到今的印刷機器,也有讓參觀者動手印刷與裝訂的專區。走上二樓,開展在參觀者眼前的,是不同時期的印刷機器與工作坊,這裡是這個博物館最後歡迎的一部份。印刷歷史,從熱金屬合成到電影佈景(filmsetting)的發展,提供一個很好的例子去說明,一個完整的專業,如何在工業化歷程中,從出現到消失。

這個展覽空間的兩側,重現印刷排字房、印刷工作坊、平版印刷工工作坊。在幾個工作坊中間,放置著一些機器,也允許人們動手做。我們可以去轉動一台1876年保存至今的機器,看到報紙怎麼靠人手動機器印出來。

在一個簡要介紹印刷業歷史發展的看板後面,一個獨立空間,專門提供給想操作這些已經消失的機器、自己印東西的參觀者。每星期博物館有固定的活動時間,由退休的印刷工人現場教學。

在我們拜訪的時候,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博物館兼職員工,也是退休印刷工,正搬動整疊的紙張,放上切割牆上的一個大地圖,呈現了漢堡過去的海上貿易網絡。機;另一位則專心地整理排字房裡,一個個刻成小型圖章的字體。

往下走,漢堡貿易商港的勞動特性,在這裡被突顯出來。一個大地圖,呈咖啡豆麻袋上面寫的是與漢堡進行貿易的國家名字。現漢堡的貿易網絡;一張1925年,畫著一艘漢堡貿易商船連接半個世界地圖的舊海報,訴說過去的歷史。幾個玻璃櫥窗,展示新興專業階級--貿易公司辦事員,的服飾、工作文具與打字機,那是完全不同於製造業勞工的穿著與工作模式。

博物館也秀出,曾經是漢堡最重要的進口原料,橡膠、可可,其原產地的勞動面貌,及這些原料來到港口後,如何被秤重分級。

 

 

工廠變成博物館

櫥窗裡呈現的是貿易公司基層辦事員的辦公工具以及服裝。曾經佔據漢堡博物館這棟建築物的「紐約-漢堡橡膠製品公司」(New York-Hamburger Gummi-Waaren Compagnie)成立於1871年。它在1930年接手德國最古老的橡膠製造廠,之後在1954年遷到漢堡,兩年後開始在漢堡生產。1981年,這棟建築物被漢堡市政府租下來,放置有關勞工、勞動的各種收藏品。

以留下歷史,將工廠變成博物館的精神,漢堡勞動博物館從薪資勞工者的觀點,檢視這個製造廠的的發展。

 

 

性別觀點做焦點

以看板區分不同時期,佐以大量豐富的相片與真實故事。反映了社會中的兩性面貌。整個博物館的三樓,以性別關係、性政治、薪資工作與家務勞動的性別分工為主題,試圖呈現男女兩性的性別角色與權力關係在歷史中的改變。

展覽的中心軸線,呈現「薪資工作與家務勞動在性別分工方面的一致性」、「單親媽媽」、「漢堡土耳其女性移民的工作」、「薪資差異--1990年代至今的辯論」。

家務勞動應不應該放進勞動博物館中被紀錄?漢堡勞動博物館的答案是肯定的。

整個展館的兩側牆上,是一塊塊平面看板,以歷史分期,呈現自1800年以來,社會所期待之男女兩性氣質的理想類型、對男性與女性的想像,以及每個階段兩性如何被社會化的過程。在每一段歷史旁,另有一塊長條型的相片集,用一張張照片裡的真實故事,反映不同時代的兩性面貌。

展館中央的空間,則用來呈現其它主題。博物館挑漁業特區:呈現兩性在漁業中的勞動分工。選了漢堡另一項重要行業--漁業,呈現兩性在漁業中的勞動分工。一個魚市場被搬進博物館,現場並放映一支漁業女性勞工的紀錄片。在講漢堡土耳其女性移民勞工的主題裡,我們可以翻閱一本本像是人物速寫的紮記,裡面有一個個女性的真實故事,由照片、文字還有各種小東西組成。在另一個角落,有整面的置物櫃,打開它,每個小櫃子裡,是不同專業女性工作者的個人故事。另一個大型玻璃展示櫥窗裡,陳列著一切與家務勞動有關的物件,從嬰幼兒用品、玩具,到各種各樣整理家務的工具與日用品,種類繁雜、物件極多。透過這種百物併陳的方式,或許更能讓人了解,傳統而女性負擔的家務勞動,確實是繁雜又很有價值的。

特展活動做動力

跟其它我們拜訪的勞工博物館比起來,漢堡勞動博物館的空間算蠻大的,至少它的展館空間允許它放置許多機器。博物館還有四樓,供做短期特展。原則上,漢堡勞動博物館一年推出兩個特展。2003年,兩個特展主題分別是:「與香蕉共舞」與「移民、工作與認同」。不斷推出特展、辦活動,是漢堡勞工博物館維持其活力的武器。這個博物館如何籌備特展,在我對館長的專訪裡(附錄四),有清楚的陳述。

小結

這是個嚴肅的博物館。規劃設計者,意圖透過博物館的展出,讓參觀者對勞動與技術變遷、傳統性別角色分工的課題,有所省思,這樣的省思,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使參觀者體會勞動者與機器技術變遷的關係,是這個博物館的重要目標。這也是可以提供趣味的博物館。因為有機器,人們可以在這裡動手做,認識、體會勞動者與機器、技術變遷的關係,使這個博物館能夠吸引人。在漢堡勞動博物館每年約七萬人次的訪客中,有兩到三萬名的學生。這裡提供一個參觀者可以動手操作機器,做出簡單印刷與徽章的空間。博物館裡內最受歡迎的是印刷製造的展覽。老師甚至會帶學生來這邊辦生日派對,讓小朋友一起學機器操作,為自己的壽星朋友,印出有生日快樂字樣、還有每個人的名字的卡片。然後,每個小朋友可以帶一張卡片帶回家。

藉由人的勞動,機器會動,這個勞動過程,對完全不懂形形色色的生產製造過程的學童或成年人,同樣饒富興味。或許,從這個角度思考,立基於高雄多樣的工業生產製造過程,許多富有創意的設計,未來可以在高雄市勞工博物館出現。

 

德國漢堡「勞動博物館」組織架構與經費來源

館長蓋克朗肯哈根花了許多力氣尋求贊助。1981年,當漢堡市政府租下「勞動博物館」現在所在的這棟建築物時,這棟建築物只用來堆放各種跟勞動有關的物件,至於日後漢堡會不會有一個勞動博物館,當時還沒人知道。1984年,現任博物館館長蓋爾諾特‧克朗肯哈根(Gernot Krankenhagen)受雇於地方市政府,開始為這個博物館籌備處工作。1985年,他們推出第一個特展,試圖讓更多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1990年,漢堡市政府終於決定撥出預算,成立勞動博物館。1991年,這個博物館籌備處拿到第一筆經費,一百萬馬克,用以整理這棟建築物。隨後,市政府撥出一千三百萬馬克的建館經費。最後,漢堡「勞動博物館」得以在1997年開幕,距離漢堡上一個市立博物館的成立(1908年),已經有一百年。

市政府提供80%的經費特展、活動經費自籌

整個德國漢堡市,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共有五十個,其中很多是小型、私人博物館,只有七個市立博物館,「勞動博物館」是這七個市立博物館中的一個。

基本上,漢堡市政府是這七個市立博物館的主要經費來源。這七個博物館並且定期聯合出版一份報紙,一年四期,發行25萬份,提供民眾市立博物館的各項活動訊息。

漢堡「勞動博物館」一年所需經費約兩百一十萬歐元(約台幣七千三百五十萬),百分之八十來自市政府的補助。政府的經費基本上僅夠用在維持博物館的所有基本開銷,包括建築物維護、館藏維護、人事費等等。

博物館其它活動、特展的經費,多靠博物館自行開闢財源。這些財源,部分來自博物館門票收入、博物館書店與咖啡店營收、出租博物館活動空間等。計劃執行經費,多半靠尋求贊助者贊助,因此博物館館長與負責該計劃的研究員,常需要抱著計劃書去找贊助對象,比如企業。

目前,漢堡「勞動博物館」跟曼徹斯特人民歷史博物館一樣,也接受歐盟「文化2000」的計劃經費補助,籌畫「移民、勞工與認同」的展覽。

 

組織運作

自1999年起,七個漢堡市立博物館分別成立一個管控博物館財務與發展方向的基金會。

漢堡「勞動博物館」的基金會設有理事會,目前理事會由兩個市政府代表、四個博物館員工代表、一個博物館之友的代表、及四位地方上有影響力的人物共同組成。目前,這四位所謂有影響力的人物,一位是工會代表,他是餐飲工會的理事長,一位是前任漢堡市市長,一位來自企業界,他是漢堡一家專做大眾運輸設備的公司的高階主管,另一位是一家建築公司的高階主管。

原則上,基金會的理事會一年開三次會,博物館必須向基金會提交工作報告。這個理事會固然要肩負財物監督與提供博物館發展意見,但其功能能偏重在協助博物館開闢財源,不干預展覽主題,以尊重博物館專業工作者的自主性。

在這個基金會之下,有一個實際執行運作博物館的行政結構。

整個行政組織最上端的是兩個館長:一位行政館長,一位財務館長。

博物館設有三個部門:一個部門負責展覽、活動與企畫;一個部門負責收藏,包括管理圖書館、檔案中心、建檔等等;第三個部門負責財務、人事。

在展覽、活動與企劃部裡,有七位研究員,負責研究、規劃展覽、收集物件。這些研究員的專業背景很多元,包括歷史學、社會學、藝術史、建築、博物館展覽等。

博物館並附設一個工作坊。工作坊的員工負責處理展覽與館藏機器。博物館也聘有一個專業攝影師。

目前,漢堡「勞動博物館」,共有約三十位專業工作人員。在這三十名工作人員之外,還雇用了十二位有能力自己坐地鐵上下班的殘障人士,由他們負責看管展館。另外,他們也雇用一些兼職的退休勞工,協助處理展覽館各種機械工作。


 

2010©Kaohsiung Museum of labor All Rights Reserved   高雄市中正四路261號   電話:(07)2160509   E-Mail:labor201051@gmail.com    傳真:(07)2159722